プロフィール

水縁無憶

Author:水縁無憶
北京出身、香港在住。
連絡先:milos1108★hotmail.com
skype:mizumilos1108

好み声優:
男性:石田彰、平川大輔、杉山紀彰、近藤隆、前野智昭
女性:皆川純子、沢城みゆき、折笠富美子、植田佳奈、斉藤千和、井上麻里奈、桑島法子、水樹奈々、茅原実里、戸松遙、林原めぐみ

音楽:
I've Sound, KOTOKO、水樹奈々、栗林みな実、茅原実里

応援CP:蠍瓶、土銀、沖神、6918、直高、浩一*鈴菜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新語

友からの足印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BGM

FC2カウンター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ミロス島
There is no remedy for love but to love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ケラ
断章。

我曾经有那么多破碎的残骸可以收集。可是我却忘了把它们都拾起来。——也许是害怕被那锋利的边缘划伤。

我在尝试笨拙的修补它们。

然而空洞是那么多,那么多。

自分がどれ程無力か、いま気付いてた。
---------------------------------------------
春野樱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
有个见面时可以对骂的损友,有个喜欢的人,还有2个喜欢她的人——虽然她常常把那两个人忽略不计。其中一个,由于不同小组,撞上的机会并不多,况且樱对他,倒是常常怀着一种敬佩的心情的。另外一个就……
那种感觉说不清的。她不能单纯的说是讨厌,烦。当她看见鸣人“夺走”佐助的初吻时她刹那间几乎恨之入骨。执行任务时鸣人一连串的冒失行为和关键时刻掉链子也让她头痛不已。只是有一天她在溪边洗脸——大概是修练结束后吧,她擦净了脸上的水,盯着溪中的自己,竟然有些憔悴的样子。好累。她想。她准备回家。一扭头,蓦然发现不远处的树后面金黄的影子闪过。“鸣人?”她几步跑过去,人已经不见了。“这个笨蛋,干什么呢?”嘴中念叨着。低头一瞧,却看见地上躺着几支花。淡淡的紫,细嫩的绿。她拾起来捧在手里,嗅那隐约的香气。“有些熟悉的场景呢。”她想。于是有个回忆忽然浮上脑海。还是她极小的时候,还是在她被别人嘲笑为“大夯儿头樱”的时代。在一次被嘲笑欺负后,还是这条小溪边,她哭累了,怕回家之后父母斥责,便拼命把那泪痕洗掉。只是那红肿的双眼不是那么轻易消失的。她看着自己的倒影,失神了好一阵子。此时身后突然听见草丛里的响动,紧一回头:“是谁?”声音微颤着,满是不安。随后她看到了鸣人探出的身子。他的短发从那时起就乱蓬蓬,金黄的颜色已然很扎眼。他的蓝眼睛那么的透彻,眼中的光芒如此直率的射过来。樱愣住了。鸣人张了张嘴,要说些什么似的,但是终究没说出来,只是小心的把手里的什么东西放在地上,又极认真的看了樱一眼,随即飞快的跑了。樱走过去捡起那东西——是紫色的花,嫩绿的叶,有浅浅的香气。她转向鸣人背影的方向,突然又想哭了。她紧紧的把花贴在心口。后来她去问家里开花店的井野那花的名字。原来是叫铃兰的,“花语是——幸福还会回来的。”井野笑的开心,手指一戳樱的额头,“是你的一定就是你的哦。”那时的她睁大了眼睛,仿佛看见叫幸福的东西从天边飘下来。现在想起来这件旧事,她突然有了种感觉,那幸福也许是鸣人帮她带过来的也说不定。所以即使经常看鸣人不顺眼,心中还是会开放一朵小小的快乐的花——其实基本上算是托他的福才能跟佐助分到一组吧,呵呵。
不过她突然有种预感。那就是这样幸福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了。——女孩子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她们是迟钝与敏感共同组成的,她们有时仿佛像被废了五感那样对周遭的一切浑然不觉,有时却像警觉的猛兽,远远的就嗅到了血的味道。自中忍考试遭遇大蛇丸后,那种不安便潜伏在心里——不光是对未知敌人的恐怖而已,自己身边熟悉的人和她之间,起的那种微妙的变化,更让她忐忑。她感觉自己的幸福就终结在那一刻。
她知道在中忍考试的那个山洞里发生了什么。她死命拖着鸣人和佐助毫无知觉的身子到了山洞躺下,彻夜不眠的守夜的计划被蔓延的疲惫战胜,一睁眼已然是天光大亮。慌忙起身转向身旁的二人,依旧毫无异状的昏睡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阳光洒进山洞,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身边那两个人,蓝与橙黄的组合,不知怎么的,看起来异样和谐。色与黄色,即使在生物界,这两种颜色的搭配都是危险的标志,毒性的动物们常用它们来警示外界。然而这危险色彩组合的两个人,无论从性格上,形象上,各个方面,都如同那两个颜色的极端对比,但又微妙的产生某种共鸣,给人以协调感与踏实感。她心中诧异,慢慢的涌溢出一丝不安。正想偏过头去,却看到了她有生之年最难忘的一幕:佐助的手,扣着鸣人的手腕。
扣的死死的。
樱向后倒退一步,然后再退一步。无意识的向后靠在冰冷的岩石上。
她抱住了双肩。她并不冷,阳光暖和极了;她却在颤抖。
这并不是所谓青春期少女初恋破碎的哀愁,也不是看见所谓相熟之人对她的“背叛”的愤怒,她竟然感觉到绝望。她的预感变成了现实。她知道她终将无法介入到这两个人之间,只能在一旁观望,距离越来越远。
她不恨鸣人也不恨佐助。她也没有恨自己。谁都没有错。只是发展到这一步,大家都想不到罢了。
她本来想好好的整理一下心情和思绪然后出去找些水和干粮。然而她来不及。音忍的几个家伙的突袭打断了预想。她同样没有预料到之后的断发和佐助的暴走。当时被佐助救下并没有喜悦,竟然是惊恐占了大多数。从她看见那两只交缠的手到佐助身上的巨大变化,只是早饭到午饭相隔的若干小时而已,但是她觉得过了好久——时间的流动几乎停止,可她却如同历尽沧桑。
井野替她整理凌乱的短发。“你看你,人家都说剪短头发是为情所伤。你这么乱来,还当你是失恋了呢。”她一边用苦无削削划划,一边不无讽刺的说。樱笑了。她听的出这无非是朋友变相的关心,外加几句吐槽罢了。她也只是为了个了断,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决绝。
转过身,看见鹿丸和丁次讨论用什么样的脚法踢醒流着口水的鸣人,佐助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瞧。
“佐助君……”她挣扎的走到他身边,张了张嘴。佐助身上的斑痕现在全部消褪,完全找不到方才狂乱的模样。“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鸣人。”他低低的请求。樱偏过头去。半响,答出一个“好”字。“鸣人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吧。”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你指什么?”樱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之后他们起身继续行程。

——《那么骄傲》


镜一般的湖面。
咚,小石子在水上玩儿了个三级跳,蹦达了几下才不情愿的沉入水底。涟漪久久散不去。
对于打破了这片宁静的人是谁,他心里有数。果然,下一秒钟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优,原来你在这里。
他没应,只是自然而然把手放在腰间的剑鞘上,预备着那人下一步的“攻击”。
意外的没有下文。
奇哉怪哉。
转过头看,发现拉比已经并排坐下,望着眼前的湖水。
优,你看哪。
暮色里有鸟儿飞过。它们紧贴着水面掠过去,划破了摇曳的金光的投影。

形容女孩子和别人吵架的样子: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对于他们,应该是一吵二打三拆房。每次都要搞的克姆伊哀嚎预算又超支李娜莉不动声色的发飙整个教团鸡飞狗跳。至于亚连,每次都是和事佬——或者说,他是最初的受害者吧。往往拉比挑起事儿,嬉皮笑脸的指着神田,随后拽住亚连说亚连亚连你觉得如何。“亚连亚连把优的辫子编成麻花儿如何?”“亚连亚连让优穿上日本的浴衣给我们秀下如何?”
亚连,亚连。
他叫不出口。

——《水鸟》

天空无云,有风。云雀顺手拉紧了披在肩上的制服。火大。不爽。虽然有一部分是由于那个奇怪的外国人的言论,他因此决定下次的修行游戏中狠狠的咬杀对方一下以泄愤。只是,更多的,在于那个名字。
为什么一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就如此的烦躁不安。那根刺又扎的心里隐隐作痛。他不能原谅自己竟然输给那种人。“再遇见他的时候,一定……”
这样想着,走上那条林荫道。擦身而过的穿着迷你裙的束发女生,他完全无视了。
“……好久不见。”
这句话仿佛一阵微风,轻巧的滑入了耳膜。
错觉?还是……
他停下脚步,回身望去,却不见女孩子的身影。
风吹的路边的树木沙啦啦作响。
他怀疑他幻听了。
转过头来,少女如花笑靥的特写就在他面前。下意识,双拐齐出。“什么人?”
“哎呀哎呀,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么,好冷淡啊,云雀恭弥。”戏谑的轻笑。
云雀冷冷的对上少女的左眼与右眼上面可疑的骷髅眼罩:“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想被咬杀么。”
“呵呵,不要这么见外呀。要知道,我现在只能在这边的世界出现一小会儿……”她凑过去,一把抚上他的肩膀。
“你说什……”来不及做出攻击的反应,一瞬间,云雀瞪大了双眼。
那人勾住他的后脑,伏在他耳边动了动嘴唇,足以让云雀呆立不动。
然后,那人消失了。
云雀抱住肩膀,突然觉得涌上一股无力感。
面前空空如也,偶尔会有落叶飘过。仿佛一场梦境。
“你这副难看的模样,请不要让我以外的人看到哦。”耳畔的低语,颈间的吐息,温热的滑过脸颊。
为什么?为什么?
他想:我大概看到了幻觉。
那个人,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
可是究竟是为什么,那令人不快的魅惑声音,那让人不爽的带着恶戏笑容的脸庞,都像直接看到太阳一样,灼热的无法离开……
残阳如血。
“可能我从最开始,就被那暗的太阳吞噬了也说不定。”

——《夕阳之暗》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shuiyuanwuyi.blog98.fc2.com/tb.php/177-96b3b85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