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ロフィール

水縁無憶

Author:水縁無憶
北京出身、香港在住。
連絡先:milos1108★hotmail.com
skype:mizumilos1108

好み声優:
男性:石田彰、平川大輔、杉山紀彰、近藤隆、前野智昭
女性:皆川純子、沢城みゆき、折笠富美子、植田佳奈、斉藤千和、井上麻里奈、桑島法子、水樹奈々、茅原実里、戸松遙、林原めぐみ

音楽:
I've Sound, KOTOKO、水樹奈々、栗林みな実、茅原実里

応援CP:蠍瓶、土銀、沖神、6918、直高、浩一*鈴菜

カレンダー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新語

友からの足印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BGM

FC2カウンター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ミロス島
There is no remedy for love but to love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蛇にピアス
金原瞳的这部获得芥川奖的小说所带给我的 只有身体上的疼痛 而没有心灵上的疼痛
我左右各有两个耳洞 分别是20岁生日和21岁生日的时候打的 应该也不会再加了 我对耳骨上的穿孔还是有着恐惧心理 只是觉得太过于危险
其实我很怕疼 但是我可以忍
打第二对耳洞是预定外的事情 当时站在Isabella门口 想了一下就进去了 于是这预料外的第二对耳洞的状态不如第一对的好 发了炎并且一直在痛 然而我并不想让几百块钱付诸流水 于是小心的伺候着它们 最终使得这4个洞变成了在身上毫无感觉的4粒石头
想打耳洞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是否真的是追求身体上的疼痛的刺激 我也说不清
蛇にピアス里面 女主人公ルイ沉迷于身体改造 耳朵上一排粗针的耳环 同时又打了舌环 刺了纹身 那是因为她是个M 她只有在刺激中才能生存下去 她之所以会被アマ吸引也是因为アマ那像蛇一般的舌 至于刺青师シバ 用他自己的话说:见到ルイ 内心S的血液便沸腾了 于是小说中唯一正常的只有アマ——虽然他一头的环外加纹身还有一头红毛让他看起来不正常 可是他的心灵再正常不过 他爱ルイ爱的要死 他对ルイ的爱 就像他打死调戏ルイ的路人甲时打掉人家的两颗带血的牙齿 狠狠的咬在皮肤上一般 然而アマ死了 死于同性的奸杀 这时ルイ过着只靠啤酒果腹的慢性自杀生活 结果她反而被想脱离这种生活的シバ所救赎了
其实说白了 这部短篇小说看了几遍 会觉得本身其实是肤浅的 因为作者用了太多的对话 而需要铺展情节的时候却很无力 而就想表达的意思来说 只是在讲述ルイ渴望疼痛与刺激 她是个身边不能没有人陪的女人——于是这也能解释她与シバ的关系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欲望可以得到满足 年轻人渴望独立的意识 渴望反叛 不想让世俗麻木真实的自己 于是他们做出叛逆的行径 在这近乎自残的行径中 感受真实自我的存在 同时在做着与现实社会的自我隔离 三人的名字都用的片假名做代号 直到小说最后才揭露出三人真正的名字 而当他们重新开始使用这真正的名字的时候 他们从过去的虚无颓废中解脱了 他们回归现实了 回归了所谓正常人的生活 不能不说这是太过于理想化的结局
然后就明白了为什么看这篇小说的时候 会有开头所说的感觉——我是一个很容易讲二次元中的感官描写反射到自己身上的人 譬如说我现实中完全不晕血 但是自从看了羊之歌之后会对片子里的吸血场景严重的晕眩 这篇小说一样 想像自己被粗针的耳环穿过 想像在最柔软的舌头上钉上环 血水渗出的样子 我周身会疼的发抖
然而我的心里不会痛 我想 这也许是我对小说中青年人刻画的本能的抵触——不 我们才没有那么空虚 才没有那么寂寞 才没有那么痛苦
作者金原瞳是我们同辈的人 83年出生 在网上看到过她的zp 应该也算是美女吧 染发 很多耳环 彩色的长指甲 活脱脱一个现实中的伪ルイ 这个年纪大多经历过苦恼困惑痛苦 而她第一个用猎奇的方式 把这些用文字描绘出来 就算她所要表达的内容已经太为人们所熟悉 然后她拿了奖 然后 她还在继续的 写着她那猎奇的近乎变态的青春文学
最后 似乎又了解了自己不热衷于打耳洞的原因——要么 是我自己太自我满足 完全不需要外界疼痛作为催化剂 要么 就是我自己心里的疼痛 远远超出了外界疼痛所能化解的程度

追记:图书馆并没有这本小说的中译本 也没有原版 于是打算网上买本日文原版来看 对翻译颇有些兴趣 因为日文的原题是用的蛇にピアス 而国内出的中译本译作裂舌 同时封面上所用的英文题目 叫做Snake and Earing 等读完原版 大概会有一番新体验也说不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相煎
The elder brother broke the first seal. The younger brother broke the last.
So dramatic, hah?

Cass对Dean说: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和你。他的眼神悲哀又些许不忍。他偏过了头,不去看Dean。是啊,你们经历了很多。可是就算再多,也不如Dean与Sam共有的点点滴滴。也许Cass最终明白那两个人存在的意义,才决定帮助Dean离开,才决定义无反顾的对抗天使长。

干脆利落的解决掉Ruby。Sam瘫坐在地上,"I'm sorry."他对着过来救他的Dean,欲哭无泪,他的道歉如此的苍白无力。可是,也只能如此。Cuz' finally, Lucifer rises.
Dean其实才是Sam最后的底线。反过来亦然。
Ever if you are a monster, you are my brother.

他们痛苦的纠结了那么久。所谓的诅咒的命运,所谓的肩上承担的责任,其实都是众神的玩笑与戏谑。他们每一次的互相伤害彼此,也是在伤害自己,责备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对方。他们是对的: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挽救对方。他们又是错的:因为只有自己幸福了,对方也才会幸福。
所以,他们要在一起。
正因为是同根,才要相煎。

God bless you all.
女,women,female,おんな
一个下午啃完铁凝的《大浴女》。用如此快的速度,大概是因为越来越不忍看下去的缘故。
我讨厌尹小跳,没来由的。
她其实没爱过方兢,不爱麦克,更不爱陈在。
尹小跳是方兢生活中第一抹的新鲜,在大明星面前不为所动的女子自然是世间少有。刚大学毕业的尹小跳也禁不住崇拜名人的影响,而且方兢对她,表现的过于不寻常了。他向她坦白着一切,甚至他和其他女人的性事,他的痛苦与无赖。只是随着交往久了,尹小跳也长大了。她慢慢容忍不了方兢对她坦白他的“肮脏”。方兢也开始逃离——因为这女人已不是小猫小狗,而是大的动物。
我尤其不能忍受在她即将和陈在结婚的时候,反而放手把陈在推回前妻的身边。对于她,陈在只是个最后最后的底线。那个在她12岁那年就爱上她的男子,20多年来一直温柔的护着她的男子。她以为自己对他就是爱了。在美国,麦克对她的狂轰滥炸的猛烈攻势下,桥头、餐厅里乃至卧室。她沉浸在麦克的吻中,最后却清醒过来她需要的是陈在,她只是需要他在身边,但她无力去爱他。陈在为了她离婚,前妻竟然有些讨好的来与她聊天、约会。她受不了夫妻几年前培养出来的默契与呵护(因为陈在某天晚上给前妻打电话让她记着关窗户),她于是彻底的推开了他。她逃了。终于逃了。如同她大四那年上铺的女生夜归兴奋的跟她讲“我终于不是处女了”那般窝心,那般刺耳 。她其实只爱自己一个。从她拆掉母亲章妩给唐医生做的毛衣的袖子,从她攥住妹妹尹小帆的手眼睁睁看见母亲与唐医生的私生女小妹妹尹小荃坠井摔死,从她扔掉方兢送的作为纪念的红宝石戒指,从她有些卑鄙的拜托唐菲用身体求副市长帮忙她调进出版社,从她与美国归来的尹小帆的争吵,从她说整容的母亲“您是一个怪物”,她的心中早早就只有自己了。
尹小帆始终记得姐姐紧紧攥住自己的手阻止自己去救尹小荃的触觉,她眼中完美的姐姐从此不存在。她事事都要和她争,处处拿中国的一切和美国对比。和方兢睡过最后还和丈夫离婚投向麦克的怀抱,只因这两个男人爱她的姐姐。
唐菲是堕落的天使。她毫不掩饰的诱惑每一个可能对她有利的男人,然而只把自己最纯洁的嘴唇留给没有相认的父亲。这个怨念直到她死也没有完结,不得已只好在临终时亲吻了好友尹小跳的脸颊。
与唐医生偷情的章妩,生下尹小荃的她,被丈夫鄙视但出于道面子上考虑而勉强继续在一起的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全书最美好的地方,是年少的尹小跳唐菲孟由由翻看《苏联妇女》,按照里面的菜谱做出一道道美味佳肴时候的场景。孟由由这个本书里最不起眼的女子其实是最幸福的人,开着餐馆做着童年中梦想做的菜,普通而平淡的人生。
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可悲的生物。
希望快把这本书里一切痛苦的情节都忘掉。希望回想起来的只是那烤小雪球的香腻柔软,爽口可心。
就如我理想中的女人一样。

书案上还摞着《玫瑰门》,《私人生活》和《嘴唇里的阳光》。第一本依旧是铁凝。后两本,在高中的女性主义文学的选修课上讲过,竟然能在高中的图书馆里借到,也是个奇迹。
张爱玲的《小团圆》还没读完。

若干年前阿Q嘴里喃喃念叨着“女。。。女。。。”
女人不只是这样而已。
文字是很奇怪的
上次给illusion丫头看我和月子的接龙的时候 她在不知道写作顺序的情况下 下了一系列评语
扶额 其实我哪里受了什么日本小说的影响 我看过的日小说其实少之又少
而真的 不知道何时开始 自己喜欢分段了 是不是代表自己无法连贯的思考 头脑在进行一次次跳跃呢?
我不清楚
从前面那几篇残像的对比 明显的 早期 中期 现期的发展
可能我现在 比起大段大段的叙述 更偏好于点滴的细微吧
或者说 干脆抛开现实的具体表述 转而挖掘虚无与模糊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可取的理由
不过我清楚 我还是想继续写下去
カケラ
断章。

我曾经有那么多破碎的残骸可以收集。可是我却忘了把它们都拾起来。——也许是害怕被那锋利的边缘划伤。

我在尝试笨拙的修补它们。

然而空洞是那么多,那么多。

自分がどれ程無力か、いま気付いてた。
---------------------------------------------
続きを読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